月月年年yy

努力练习画画中(ಡωಡ)身心疲惫_(:::з」∠)_嘤嘤嘤,给自己点个蜡(* ̄m ̄)🔥

结果还是把色上了╮(╯v╰)╭对星空有很大的执念( ̄y▽ ̄)~*

来一个公主抱๑乛v乛๑嘿嘿(依旧颓废不想上色的我_(°:з」∠)_现实让人秃头)

在手机上画了个雷安(〃ノωノ)
人鱼幼安×捡到一个眼睛受伤的雷
背景大概是安哥因为是一个没有鳞片的人鱼,结果被其他人鱼弄伤眼睛,被雷总捡到,之后雷总听说安哥喜欢星空,就准备在安哥可以看见之前,把房间改了一下( ̄y▽ ̄)~*
我:雷总,如果安哥好后想跑怎么办(⊙o⊙)?
雷:想跑?那就捆上
我:霸气霸气👏(●—●)
p2是安哥眼睛好了后的事情   p3是雷总看到安哥后的内心戏
(能力有限画的不好,,Ծ^Ծ,,希望其他大大看到这个背景阔以加以补充(´。✪ω✪。`))

安:雷狮!从我脑袋上下来!
雷:嗯~凭什么?(笑)
安:因为疼啊!!!
(画了两天画完了(›´ω`‹ )雷安超好滴(*/∇\*)马上要考试了,好疲惫_(:::з」∠)_嘤嘤嘤)

哈哈哈(ಡωಡ)hiahiahia终于画完了,还上了个色(*゚∀゚)雷安他们超好的,为什么还不结婚๑乛v乛๑嘿嘿(请自找亮点( ̄y▽ ̄)~*捂嘴偷笑)

死也要缠着你

死也要缠着你
#雷安
#结尾是HE,真的HEԅ(¯ㅂ¯ԅ)
#幼儿园文笔(*^ω^*)
#活着的雷×死了的安
#双视角
#其实这篇文在我写完第一篇就开始写了,结果拖到了现在😓(我有罪_(xз」∠)_)
#觉得OK的话我们开始ψ(`∇´)ψ

    彼岸花开始开放
    生命的蜡烛燃到了尽头
    雷狮守在墓前,久久没有离去
    可以听见他在细细低语,好像在等待某人的回复
     “你为什么还不来找我?!”


    安迷修睁开眼睛,对自己现在的处境有点懵,因为这里只有白茫茫的一片,没有人,没有植物,甚至连声音都没有。
    “我这是在哪儿?”安迷修站起来,双脚没有力气,站起来有点不容易,他低头看去,隐隐约约有一条小路,这条小路十分的绵长,仿佛没有尽头。
    安迷修沿着小路行走着。他现在不知道自己是谁,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,更不知道这条路的尽头究竟是好是坏。
    他只知道,现在的他已经不能再回头了。


    起风了,风吹过天空,吹过草地,吹过人的发梢,这本一个是个十分唯美的画面,可那个人眼中的悲伤,破坏了这一切。
    雷狮靠在墓碑上。准确来说,那不是墓碑,那只不过是一块石头,上面贴了一张感觉就像是偷拍的照片,和十分凌乱的三个字,应该不会有人知道,刻字的人刻这三个字时,有多认真,多用心,只为了这三个字---安迷修。
    雷狮看向天空,露出一个微笑,一个十分凄凉的微笑“安迷修”雷狮缓缓地说“你看看,你就算死了,老天都没为你流一滴泪。”
    雷狮知道不会有人回应他,但还是自顾自的说着“不过也对,毕竟没人会比你死的得更可笑了,如果有人知道你的死法,大概只会嘲笑你吧”
    雷狮闭上眼,抬起手,似乎希望有人能够抓住他,可只有空气在触碰他,并没有其他东西。
     “在凹凸大赛,死人是常有的事,不过其他人的死活又与我何干?!唯独你!安迷修!你个骗子!明明说好的,就算死也要缠着我啊!为什么!为什么!你……还不来找我……”
    透明的水珠滑过他的脸颊,模糊了他的视野。过去的的记忆就如幻灯片一般,在他眼前播放。


    那是他和他第一次相遇。
    他们的相遇并没有什么浪漫的擦肩而过,并没有什么甜美的回眸一笑。他们的相遇可谓是十分短小,以及奇葩的。毕竟连对方名字都还不知道,见面就结束了,还差点打一架,你说奇不奇葩。
    在凹凸大赛,杀人是常有的是,所以雷狮很正常的带着他的海盗团狩猎,正准备杀他们的猎物时,安迷修从天而降,挡在了中间。
    “喂!你们!不可以欺负美丽的小姐!你们难道在伤害小姐们的时候良心不疼吗?不过看你们这样的恶党,应该也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,我告诉你们,你们这样一点也不好,这样的话……”
    雷狮本身就对安迷修的打扰很不爽,现在又开始讲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,这下让雷狮更不爽了,他立马打断安迷修
    “喂,你谁啊?没事瞎凑什么热闹!”
    “在下可没有瞎凑什么热闹,在下是为了保护美丽的小姐才来到这里,而且在下有名字,在下是保护所有弱小,打败所有恶党的风流倜傥最帅五强的有马骑士安……”
    “老子管你有马没马,反正你要强老子的猎物,就必须打赢我!”
    雷狮可没心情听安迷修逼逼完,所以又打断了他,然后一道闪电过去,安迷修身旁的书就成了飞灰。
    安迷修看雷狮是认真的,也拿出了武器。
    安迷修把双剑交叉,嘴里叨念着什么,身边的风越变越大,一道飓风就这么刮了起来,冲向了雷狮。
    雷狮一看发现这人还有点能力,不由得认真起来。
    飓风越靠越近,雷狮又劈了一道雷过去。
    这道雷对雷狮来说没什么,可方圆几百里的生物就遭殃了。变灰的变灰,烤焦的烤焦,近百里都生灵涂炭。不过路人们倒是都很淡定,毕竟这样的场面他们见多了,而且如果是某第一和某第二打架,那可能一座山都要销声匿迹。
    烟雾散去,雷狮定睛去找那个身影,然后他发现……
    安迷修跑了……没错!安迷修带着他的猎物跑了!只留下雷狮一个人独自在风中凌乱。
    雷狮看着眼前的空地,安迷修竟然连脚印都没留下。
    “大哥”卡米尔喊了一声,把雷狮从懵逼状态拉了出来“还要去追吗?”
    “靠”从懵逼出来的雷狮忍不住骂了一句,不过卡米尔的问题还是让他思考了一下“算了,那个猎物就暂时送他了,下次再看到他,一定要他好看!”
    雷狮扛着锤子就离开了和是非之地。

    不过显然雷狮并没有像他话里说的那样,因为这近一个月来,安迷修总是会在关键时刻赶到,把人就走,雷狮每次都没来得及教训安迷修,安迷修就不见了,而且雷狮感觉安迷修跑的速度是越来越快了。这下是真的雷狮怒了,所以他故意把安迷修引出来,然后把他困住。
    “喂!傻逼骑士,你每次除了逃跑还会什么?”
    “恶党!那不是逃跑,在下只是不想因为战斗而伤及无辜,而且……”
    安迷修还没说完,只感觉一阵风吹过,然后脸好像有水流出,甚至还有点疼。
    “傻逼骑士,我不想听你那么多废话,我只想知道,打还是不打?”
     安迷修看着雷狮调侃的微笑,心中也有一点不爽“好!打!”

     一片火石电光后,雷狮和安迷修都累倒在地。
    “傻逼骑士,你明明挺厉害的,怎么老是逃跑?”
    “什么逃跑,那叫战略性撤退,反正说了你也不懂。”
    “话说,你叫什么来着,上次因为你废话太多,没听完。老子叫雷狮。”
     雷狮看着安迷修的脸,自己都没发现,自己的嘴巴扬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 。
     “我叫安迷修。”
     “安迷修吗?嗯……还是傻逼骑士好听一些。”
     “恶党!你!”
     安迷修背雷狮气的无语了不再理雷狮,都静静地看着天空。过了一会儿,雷狮又开口了
    “安迷修,为什么你老是缠着我?”
    “啊?有吗?不过对于你们这些恶党,如果我不经常盯着,你们一定又要干和很多坏事,我可是正义的骑士,所以当然,就算是我死了,也会缠着你。”

    安迷修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,不过他知道,他如果在走下去……他的腿就要断了!
    不过幸好,功夫不负有心人,虽然没看见人,但看见了一个和周围苍白一片不一样的东西,那好像是一个门,但又好像不是。
    安迷修刚准备抬起脚迈进去,结果一道白光闪过,一个人影出现在安迷修面前。吓得安迷修连退三步,差点摔在地上。
    人影逐渐清晰,那是一个身穿白衣,身后长着一对翅膀的东西。
    “你……你是……”
    “第一,我是谁不重要,第二,我并不是东西,第三,你既然来到了这里,就必须知道几个事情”
     那人开口道
    “第四,不要总那人,那人的叫,太难听了,叫天使都好听一些(#-.-)”
    “你……在和谁说话?”
    “……”
     一阵沉默……
    “……那个,你刚刚说我必须知道一些事情?但是,我现在没有记忆,就算知道也不重要吧……”
    “不,那很重要,你知道你为什么没有记忆吗?因为……你已经死了啊。”
    “哈?!”这下安迷修不淡定了“你在开玩笑吧!我只是失忆了而已!并且不知道为什么会来到这里!凭什么……凭什么……说……我死了……”
     安迷修的声音越来越小,底气也越来越不足,因为在每说一句话,就可以看见,那是他死前的记忆……

     这是风和日丽的一天,同样也是十分普通的一天,当然这普通只对于打多数人,而对于某两个人来说,这一天可是让他们的生活遭到了巨大的变故。
     安迷修和往常一样,打打怪物,攒攒积分,跟踪海盗头子什么的,不过,很不凑巧,一个转弯的功夫,他就跟丢了,但这很正常,反正一会儿安迷修又能找到他。
     但在这时,安迷修隐隐约约听到了有人呼叫,声音小到基本上听不见。
     不过安迷修是谁?他就算是只听到蚊子大点的呼救声都会去看看的人,立马就朝着声音的来源跑了过去。
     穿过一片树林,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碧绿色的湖水。湖边没有人,湖水本应该十分平静,可水中女孩的挣扎打破了平静。
     安迷修看着湖中的女孩,想都没想,直接丢掉双剑,跳入水中,游向女孩。
     如果那时,安迷修停下来再看看周围,再多思考一下,可能结局就不一样了吧。
     但当时的他,以最快的速度游去,又以最快的速度将女孩送上岸,全程不到一分钟!
     不幸的是,安迷修刚把女孩带到岸边,脚就被水草缠住,无论如何都使不上力,然后慢慢的沉入水底。安迷修看见,那个女孩手上的面具,以及嘴上的笑容,多么得意,多么讽刺。
     安迷修感觉自己意识在慢慢消失,眼前坠入黑暗,最后的最后 ,他想起的是,哪一双紫色的瞳孔。
    

     “咳咳”天使打断了安迷修的回忆。
     “……还真这么叫……算了。”
     “死者0410号,安迷修。因为在人间表现十分优秀,创世神愿意为你满足一个除复活以外的愿望,所以,请你现在说出你的愿望,如果时间过了……嗯……我也不知道创世神还愿不愿意满足你,反正你快点想吧。”


     雷狮静静地哭着,心中有千言万语,但不知道从何说起,而且说出来,也不会有人听。
     雷狮想着安迷修的脸,想到了他绿莹莹的眼睛,雷狮现在才发现,原来安迷修的眼睛,是那么好看。
    “安迷修啊……你的眼睛……真好看,就像那片湖一样,晶莹剔透,没有杂质。”
    “晶莹剔透……没有……杂质……没有……杂质……没有……杂质!!”
     雷狮重复地念着,心中不经有一丝疑惑。安迷修是被水草缠着淹死的吗?可那湖不是不长草的吗?怎么可能把人缠着淹死!
     雷狮的疑惑在那一瞬间炸开,他飞一般的离开了草地,冲向了那片湖,虽然他不知道去了有什么用,但他现在已经不会在多想了,现在的他只想解开心中的疑问,到底是谁,杀了安迷修!

     雷狮看着碧绿的湖水,这湖水是真的那么像安迷修的眼睛。
     雷狮来到湖边,不知为何,将手放入湖中,心中有说不出来的情绪。
     突然,指尖有微微的刺痛,他把手拿出水面,手好像被什么扎了一下。
     “谁!”草丛中冲出了几个身影,站在雷狮面前,之后人越来越多,把雷狮包围在中间。
     一个人从他们之中走了出来。

    “什么愿望都可以吗?”
     安迷修看着眼前似乎一点也不靠谱的天使问道。
     “当然。”
     “那……我想去见一个人,给他带走一些东西。”
     “这么简单?”
     “嗯”
     “没问题!”

    “鬼狐天冲!”雷狮对着来者喊到“果然是你!”
    “从那天你把我引开,让安迷修跟丢,再让他去救人的同时,进入必死的境地。”
     雷狮死死盯着鬼狐天冲,心中的怒火已经达到顶点。
    “都是你设计的,对不对!”
    “分析的不错,雷狮大人。我承认,这的确是我干的。但是在凹凸大赛,死人,也是很正常的。而且,在我们百死百生计划中,不管是安迷修大人,还是您,都得死。”
    “你……”
    “雷狮大人,难道从刚才开始,你没有感受到什么异常吗?”
    “什!么……”雷狮的心脏剧烈的跳动了一下,一种钻心的疼,从指尖蔓延到全身。糟了!是刚才……
    “没错,这湖水早被我们下了剧毒,你已经没有力气反抗了,放弃吧。给我上!”
     雷狮的视线模糊了,人群越来越近。
     他笑了,笑的是那么猖狂,但又有一点绝望
    “我就算是死,也要拉着你们陪葬!”

     本该靠近的人停下了脚步,都抬起头,不敢相信所看见的一切。
     雷狮感觉身上的疼痛在一点一点消失,身后还有一丝温暖。雷狮没有回头,看着眼前惊恐的人们,笑的更加猖狂无畏,不再带有绝望。
    “安迷修,你果然还是来找我了。好!等我!等我解决掉这群鶸!我就来找你!”

     “你要带走什么?”
     “带走他身上的一切痛苦……”

     一年的时间,活着的人们依旧做着自己的事情,过着安静和平的一天,不过,那边的世界,应该没有那么安静。
    “雷狮!你一个恶魔怎么一天天老往天堂跑!”
    “我来找我媳妇儿,难道不行吗?”
    “谁……谁是你媳妇啦!你不要瞎说!”
    “我又没说是你,你这么激动干嘛?怎么?恼羞成怒啦?”
    “你……”
    “安迷修,我告诉你,既然我活着的时候没抓住你,那我现在死了,就缠定你了!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end
    
     
   

   
 

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   


     

画了一组情头(ಡωಡ)尝试上了个色,感觉……嗯……(陷入沉思(;一_一))

画了不知道多久的小条漫(●—●)画的我心力交瘁@_@不过还是很开心(ಡωಡ)hiahiahia (画风各种突变๑乛v乛๑嘿嘿)

超喜欢这张画(´。✪ω✪。`)尝试上了一下色(*˘︶˘*).。.:*♡

第一次用手机画画,画的感觉真好(✪▽✪)就是不会上色(*/∇\*)(这个就是雷安!不接受反驳!蝴蝶就是安迷修(ಡ艸ಡ)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