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月年年yy

努力练习画画中(ಡωಡ)身心疲惫_(:::з」∠)_嘤嘤嘤,给自己点个蜡(* ̄m ̄)🔥

又见星辰大海

又见星辰大海

#雷安(也可能是安雷)
#似乎有点虐吧ԅ(¯ㅂ¯ԅ)
#首次写文不要打我(ಡωಡ)hiahiahia
#幼儿园文文笔
#剧情应该还是很容易懂的吧(给我朋友看过草稿,她竟然看不懂(#-.-))
#望大家喜欢(´▽`)ノ♪
#好的,我们开始(๑>؂<๑)

   “好像又要下雨了”安迷修看着灰蒙蒙的天空,轻声的说。
    安迷修放下背上的人,把他靠在树上,脱下自己的外套,给他披上。
    其实安迷修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开始穿外套,而且只穿这件有星星的外套。
    安迷修又背上那个人,用着快速平稳的步子走着,边走边对那人说
    “恶党,你可要把衣服披好,不要又掉下来了,身体本身就凉,如果被淋湿就更凉了,你说是不是?”
    雷狮闭着眼,没有回应安迷修,安迷修也不气恼,加快脚步,寻找一个可以避雨的地方。
     安迷修不喜欢用伞,可能是因为伞容易遮挡视线,没办法第一时间察觉到危险,没办法保护好雷狮和自己,他可不想让雷狮受伤。虽然每次都要快速的找地方躲雨,但安迷修并不觉得麻烦。
     天果然下起了雨,不过还好,刚下没多久就找到一个山洞。
     安迷修升起了火,也没管自己淋得有多湿,只顾着给雷狮弄干身子,等最后给雷狮擦干头发,安迷修自己已经干了。
     安迷修看着雷狮紧闭的双眼,苦笑了一声“恶党……你什么时候才可以睁开眼睛……再看看我啊……”
    

___我是个分割线~( ̄▽ ̄~)___

     第二天醒来,安迷修感觉头有点疼,摸了摸额头,似乎发烧了。安迷修也没多在意,穿上了外套,背起雷狮继续向前。
     应该是生病的原因,安迷修一直没发现有人跟着他,当他发现时,别人已经站在他身后。
     “谁!”安迷修立马转身看向身后的人,看见是一个女孩子,又放松下来
     “哦!原来是位可爱的小姐,在下刚刚冒犯了”安迷修本身想弯腰道歉,但因为背着雷狮,安迷修还是放弃了“请问小姐找在下有何事?”
     女孩先看了看安迷修背后的雷狮,又看了看安迷修已经被汗弄湿的头发和衣服,最后看了看安迷修通红的脸,轻轻的笑了出来,吹响了口哨,安迷修还没搞清楚她什么意思,就有好几个人跳出来围住他。
     安迷修这下被弄糊涂了,一脸孤疑的看着女孩“小姐这是什么意思?”
     女孩嘲讽的笑笑“大赛第五难道没看新规则吗?只要打到大赛前50就可以拿到更多的积分,甚至可以直接通过这轮比赛,我们其实不想招惹你的,但看到大赛第五已经这么虚弱,就想来碰碰运气,没想到运气还不错……而且,准确点说,你现在已经不是大赛第五,现在应该是大赛第四,可以拿到比第五还多的积分,毕竟曾经的第四已经……”
     “闭嘴!”安迷修其实不想和他们大家,但那人每一句都在刺激他的心,当他听到大赛第四是已经触碰到了他的底线,他彻底怒了。
     他放下雷狮,召唤出凝晶和流焱“在下不想和你们大家,但你们不应该触碰在下的底线,有些话不是想说就说的!”
     说完安迷修就冲了上去,但1vs4对于已经发烧,并且快没有体力的他是十分困难的,打了一会儿,就处于下方了。
     安迷修捂着伤口,喘着粗气,跪在地上,但还是护在雷狮面前。
     四人把他围住,突然一个人笑了起来“哈哈哈!,现在的第四竟然这么狼狈!”“你们这是趁人之危”安迷修怒吼道,但那人更加嘲讽的笑着“嘴还挺硬,明明是你自己生病到处跑,还背了个累赘,能怪我们吗?”
    “别跟他废话,快了解他”那人正要杀安迷修时,一个绿影闪过,一脚踢飞了那人手上的刀。
     “卡米尔!”四人皆惊,不敢相信的喊出了他的名字。他们本想在安迷修无法反抗的时候杀了他,但毕竟是大赛第四,还是花费了他们不少力气,这下卡米尔来了,可能人还没杀到,自己就死了,这可就得不偿失了。
     “还不快滚!”四人见状马上就跑了。卡米尔看向了受伤严重,但还护着雷狮的安迷修“走,我带你去治疗”卡米尔对安迷修说。
     “不行!如果我走了,恶党……雷狮他……怎么办……”安迷修声音越来越小,不知道了应该只会以为安迷修是累的不想多说话,可眼里的悲痛出卖了他。
     “……”卡米尔紧握着出了汗的手心,沉默了许久还是开了口“安迷修,我知道你不想承认,但大哥已经……”
      “死了”安迷修没有抬头,继续看着雷狮闭上的眼睛“我知道,我怎么会不知道呢,那件事,你我不是最清楚的吗。”
      “……”卡米尔又沉默了。
      “卡米尔,我想请你帮个忙……”
      卡米尔先愣了愣,又马上反应过来“安迷修!你……”
      “求你,我爱他,但到死也没能告诉他,所以……”
       “…………好”
       安迷修紧紧的抱着雷狮,和雷狮死之前最后送给安迷修的那件外套,闭上了眼睛,留下了最后一滴眼泪。

____我是分割线ԅ(¯ㅂ¯ԅ)_____

     雷狮自己知道,这一场战斗十分重要,因为这次的战斗必有一人注定要死,而死的那个人很可能是他,所以他没有告诉任何人他有这一场战斗,毕竟他不想因为他自己牵连他弟弟,和他爱的人。
     可谁又知道,在他快要输了的时候,他弟弟和那个傻逼骑士竟然找了上来,他先开始有点喜悦,不过后来的恐惧占据了他整个大脑,这是他第一次感受到这种情绪,也是最后一次。
     看到那两身影越来越近,他有了和对方同归于尽的念头,然后,他也这么做了。他用尽全部的元力打向了对方。
     当安迷修和卡米尔赶到时,他感动很累,已经不想在动了,可是看到安迷修,还是给了他们一个微笑,最后的微信,然后闭上了有着星辰大海的眼睛。
     安迷修看见雷狮开始分解,他哭了,他在内心嘲笑自己为恶党哭,可也不想让他走,他鬼使神差的开始给他灌输元力,希望他可以回来,没想到,他成功了,他没有再继续分解,不过眼睛却没有再睁开。
     安迷修看到雷狮被治疗好的身体,好像看到了希望。在这之后的半年里,他到处找可以复活雷狮的方法,直到他又感受到了绝望。他绝望的不是找不到复活的方法,而是一次又一次的打击,嘲笑 他开始累了。
     所以他请求卡米尔,请求卡米尔让他可以再看到那片星辰大海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     安迷修睁开眼睛,他终于找到了他,终于见到他再睁开了双眼,终于又见到了那片星辰大海。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end

 


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
   
   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

  

评论

热度(10)